0-0-no
0-0-no
阅读小说
【小老婆KTV的同事】
时间:2017-06-10    永久域名: www.ppp776.com   
小老婆KTV的同事

小弟发帖不易,希望大家看后您花很少的时间给小弟一点回复,短短的回复 载着您的的祝福和对小弟的支持!

发帖的热情永远燃烧着!

让我们共建美好家园!共同为SIS 努力!

「我不是……心甘情。愿……喝下。这一杯……只是。怕……」电话声响起。 听电话音乐声,我知道是以前在KTV上班,也是我的「外婆炮友」小洁打来的。
「喂,想我吗?」

「你几点下班?」

「干嘛,下面羊死了,想跟我打炮喔?」每次跟她讲话,都是直来直往,而 且都非常黄。

「是啦,我们有两个多礼拜没在一起了,想死你了,对了,我现在在经国路 跟朋友合夥开店,下班过来坐坐,好不好啦?」

「今晚我有个饭局,吃完饭再看啦」

「好,等你唷,拜拜」

等到吃完饭,一看手表才八点五十分,就打电话给小洁,问清楚店名及地点 后,直接开车到她店里去。

「亲爱的,您真的来了」一进门,小洁就靠过来,挽着我的手进去,找张沙 发坐下去。

「喝什么酒?」小洁问我。

「生意不错吧,你这里消费怎么算?」

「我们先拉拢一些客人,所以小姐坐台一节两个小时算五百,她们会一直转 台。我们是自己人,我看由她们自己来坐台,你就给她们小费,不要算台费,这 样比较划得来,另外小菜及酒钱,看喝多少另外结算」

「好吧,就这样啦,一切就由你去处理」

小洁先拿一手啤酒,倒入大公杯与冰块一起混合。

「小祈,等一下小姐来,你小费不要给太多,一个人两百或三百就好了,不 要像凯子一样,把这些小姐味口养坏了,知道吗?你先坐一下,我去炒两个菜给 你下酒」,小洁就离开去张罗了。

我又像孤儿一样一个人坐着,我自己倒一杯啤酒,自己喝起来。

「先生,我叫楚楚,怎么称呼?」楚楚坐到我旁边,自己倒一杯酒后,端起 酒杯微笑问我。

「你好,我叫小祈」。我看楚楚,她的脸蛋长相属于中上,年纪大约30岁 左右,是我喜欢的形,今天她穿着连身像礼服黑色长裙,胸部整个包覆着,圆滚 滚非常饱满,大概有D罩杯吧。

一下子又来了两个小姐,她们自我介绍,一个叫糖糖,一个叫佳佳,她们脸 蛋普通,但胸部都很大,都有C以上,三个女人分别轮番上阵敬酒、闲聊。
我把喝完的酒杯放到桌上时,看到对面佳佳粉红色迷你裙,两腿间露出白色 半透明内裤,佳佳刚好弯身拿大公杯要跟我倒酒,两腿稍为张开,刚好看到她两 腿间内裤内黑黑的一佗阴毛,忽隐忽现最美了,看的我小弟弟都要冲动起来。
坐在我旁边的楚楚看到我的样子,她眼睛也看过去,她知道怎么回事了。
「小祈,很漂亮,很性感哦」楚楚笑着说

「不错看内,我喜欢,楚楚,我们一起对唱秋雨彼一暝吧」

我就跟楚楚两人对唱起来。

唱完后,糖糖说:「来,唱歌的喝酒。小祈哥,你唱歌好有感情,很会唱内, 我也要跟你对唱」糖糖把我的酒杯拿给我,我找楚楚一起干了一杯。

「好啊,你点吧,反正来这里,就是要唱唱歌,喝喝小酒,轻松一下」
点完歌后,糖糖就坐到我旁边,并把我的手拉到她胸部,环抱着她的胸围, 斜靠着我一起唱歌,我手掌隔着胸罩摸着她柔软的肉球,等唱完歌,糖糖的头靠 到我肩旁,她好像在享受被我小手抚摸胸部的快感。

「哦!趁我不在就爬墙喔,爱别的女人,很爽喔」小洁端了两盘菜放到桌上, 生气的说。

「二姊,你很小气内,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姊妹都没有老公,姊夫借用一下, 又不会怀孕」糖糖开玩笑的说。

「拜托,合着我是东西物品,让你们随便交换用的喔,你们这些女狼,一个 接一个换来换去,我肯定会被搾干」我笑着开玩笑的说。

这些女孩知道我跟小洁的关系,全部也没大没小,说说笑笑,没有距离的唱 歌喝酒,不知不觉已经11点半了。店里已没什么客人,小洁便提议到二楼包箱 内打麻将,我告诉小洁,因为明天要上班,只能打一圈。

抓风后,我问她们打多大,佳佳说,打好玩的,就打一百二十吧,大夥同意 就开始玩,小洁坐我下家,佳佳坐我上一家,而另一位叫宣宣的坐我对家。而楚 楚跟糖糖坐我后面看我打牌,旁边也站了两三位小姐插花。

「今天三娘教子,我看我稳死无疑,我要把贞节牌坊立起来,守住就好了」 我开玩笑的说。

佳佳把右腿放在椅子上,把腿张开,露出透明内裤,裤底饱饱的,并且上方 网状蕾丝,整个黑黑的阴毛都看的很清楚,笑着对我说「姊夫,多放些给我吃!」 还故意把手指往阴部指着说。

「佳佳,你的内在美有够漂亮,男人就是喜欢这种性感小内裤,不过,正经 点,打牌最忌讳色了,你这样子,我会输死」

第一把,佳佳就自摸了,小洁一直念,怪我都不打牌给她吃,天啊!冤枉阿, 我才打四张牌耶,我也是千百个不愿意。

不过,接下来,我连续自摸四把,我想本钱有了,心就大了,轻松打,就当 起小日本神风特攻队队员,完全不怕死,往前冲,打牌完全没有枪子,但也很奇 怪,不知是不是已过了子时,神明交班了,我的运气特别好,一下子就听牌,打 的牌也都不会放枪,结果佳佳连续放枪两次给我,一直碎碎念。

糖糖说「姊夫很会打牌,运气也很好,进来的牌很乱,但一摸牌,每个都进 中洞,一下子就听牌」

「是啊,我这个人最喜欢中洞呢,而且最喜欢吃洞里流出的山泉水,可以提 神又可养颜美容,等一下你的中洞给我吃喔」

「小祈,你正经点,疯疯巅巅,一点形象都没有」小洁抱怨的说。

「不会啦,小祈哥讲话都好风趣喔,——碰——」宣宣接着说。

打到南风底时,我大连庄,一直自摸连到六了。一抓完牌,我把牌组排好, 右手抽起七索,楚楚跟糖糖不约而同「啊」的一声,我喊一声「天听」,就丢牌。
我的牌是「东、东、东、西、西、西、南、南、北、北、北、中、中、发、 发、发」,听南风、红中。一看,我吓了一跳,重新再看一次,从我打牌至今, 第一次拿到这种牌,而且连六又天听,又全部都是大字,真是走运了。

小洁说「真的,还假的,看清楚一点,不要等一下相公了!」

「是真的,大家要好好的打,小心喔,小祈哥的牌非常漂亮,而且台数很多 呢!」楚楚说。

摸第一支牌七万,没有,就丢出去。等到摸第二支牌时,一摸有希望了,我 马上大声说「通通不要动,自摸」,结果自摸南风,运气真的不错,大四喜、天 听、碰碰糊、字一色、五暗刻、庄家连六拉六、自摸,哈──哈。

在场所有女人干声四起,没想到今天我破了三娘教子魔咒。并给糖糖及楚楚 两人每人吃红两佰,还故意开玩笑说,一定是糖糖或楚楚穿红内裤、或者没有穿, 坐我旁边,带给我好运,才会这么旺,糖糖也笑着说:「我没穿,你也知道」。
终于一圈打完,心想有赢了,就跟三个女人说,欠的就当吃红,不用给了。 她们三个一直说要上诉,但我说之前已经说好了,只打一圈,我要回家。另有一 个女孩叫小玉的说她要玩,顶我位置,我就下楼离开了,她们慢慢「乔」。
出了门口,正要开车门时,楚楚到我身旁说:「小祈哥,喝了酒,不要开车, 危险啦,到我家睡好了」,没想到楚楚这么问我。

「咦,楚楚,你男朋友呢?」我想她一定喜欢我了。

「我没有男朋友及老公啦,之前,小洁常在聊天时,谈到你人很不错,对你 赞赏有加。今晚人家一坐到你身旁时,就感觉你人很风趣,对事情见解观念很好, 跟你又很谈的来,走啦?」

其实我一进店里时,我第一眼看到楚楚时,我就已经对她有好感,只是碍于 小洁的关系,我不敢太嚣张。

「好吧,那就谢啦!大恩大德,小弟此生无法回报,只有来生以身相许啰」
「给你个机会,不用等来生,现在就可以」楚楚也笑着说。

到了楚楚家,我就把她抱住亲吻,一只手隔着丝质衣服摸她的胸部,她的胸 部真的非常大又软。摸了一阵子,楚楚说一起去洗鸳鸯浴。我们两个一起脱衣服, 楚楚把她黑色连身裙脱掉,她的内衣裤是红色的,都是丝质薄纱透明的,可以看 到她的乳晕不大,奶头约中指大小,下面的毛也不多,形状很整齐,应该是有修 剪整理过,非常的性感。

我们泡在按摩浴缸,我坐在她后面,两手抚摸她的胸部及阴蒂。

「楚楚,你长的不错,身裁条件都还不错,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呢?」

「小祈,其实我们上这种班的女人,有很多都被男人骗了,所以心里会怕。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见到你时,觉得我们两个蛮有缘的,你跟那些来店里的男人 不同,我才会找你,你不要想说,我是个随便的女人」

「哎,我也不是随便的人,我是给你方便」我笑着开玩笑的说。

楚楚知道我喜欢开玩笑,然后说用手指指着我的额头说:「那还真的要谢谢 你的恩宠啰,我们到床上,好吗?」

一到床上,我们两个拥抱着热吻,一手用手掌轻捏她巨大柔软的乳房,偶尔 用指头轻挑她的奶头,或用两指轻夹,楚楚的奶头,一下子就硬挺起来了。
「呀……嗯……嗯……嗯……」楚楚嘴中发出轻轻的声音。

我用舌尖舔她的颈部,一直往下舔,舔到她的奶头时,「啊……嗯……嗯… …好舒服。哦。小祈。嗯。好痒喔……嗯……哦。嗯。嗯。」

楚楚双手抓着我的头。我一手轻摸,揉她的阴蒂,楚楚身体震了一下。
「啊。好……舒。服……嗯……小祈……好痒。哦……轻一点。。嗯。哦。 不要咬。我的。奶头。。会痛内……嗯……」

我的舌头一直舔下去,舔到她的阴毛时,看到她整个阴唇都已经湿淋淋,连 屁眼也都是水痕。

我将双腿张开,跨跪在楚楚脸上,楚楚用手把包皮往下拉,让整个龟头完全 露出,马上用她的小嘴含进去,然后用舌头挑打我的龟头,再将头上下摆动吸含。
我们这样69式互舔了约七八分钟后,楚楚嘴巴离开我的阴茎,改用手抓着 套弄我的阴茎,嘴中发出「嗯……嗯……哦……嗯……」的声音。

忽然,楚楚用嘴唇轻轻含住我的两颗卵蛋,而且用舌尖轻挑,我的阴茎挺的 笔直,楚楚停止手上下套弄,而用手掌轻揉,磨我的龟头,真的好爽哦。
我用舌头顺着小肉缝上下舔她的阴道,楚楚的水越流越多。

「哦。小祈……我。受不了……快。上来……我下面……里好痒。。哦。」
我站起来,楚楚把两条腿张的开开的,我跪在楚楚两腿间,握着我的阴茎轻 打她阴核位置,用手指把她的阴唇向上拉,再用龟头摩擦顶她突出的阴蒂。
「祈哥……不要……折磨我了……哦……我已经……受不了……快……快。 给我……痒死了……哦……哦。快插进来」

我看她的阴道张个大口,她的淫水也一直流出来,连下面的床单也有一点点 湿。我拿起一个枕头放在楚楚的臀部下面,让她整个下半身稍为垫高挺起,我将 龟头顺着她细缝上下摩擦,整个阴唇及我的龟头都沾满了楚楚的淫水,对准她的 洞口,一下插入到底。

「啊……轻一点。。好痛……我已经有一阵……没有做了……会给你……插。 破掉……先慢……慢。动……让我……先适应。一下。」

「哇……楚楚。你的小穴……好紧哦」我不敢太鲁莽,所以先不抽动,享受 着整支阴茎被小穴包着的感觉。我的舌头舔她的耳根,有时楚楚的阴道内会滴几 滴水,浇在我的龟头上,阴道也会收缩蠕动三四下,那种感觉好舒服,我的龟头 也一直点头打招呼,一下一下顶在楚楚的肉壁上。

「嗯……祈哥,你动一动吧,嗯,下面……越来越。痒」

我不客气的抽出我的阴茎,在阴道口来回蜻蜓点水的抽动。

楚楚很保守的轻哼「嗯……嗯……嗯……」

约抽插了五六分钟,我改变大起大落插法。

「滋滋滋……哦……哦……嗯。就这样……好爽阿……哦……哦……」楚楚 叫声也跟着变化。

我把整支插到底,龟头慢慢旋转摩擦,阴毛也摩擦到她的阴蒂,并用舌尖轻 舔奶头及乳晕。

楚楚有点受不了,一直把屁股顶起,并把手指放在阴核处自己划圈圈揉着。
「嗯……嗯。哦……嗯……嗯。哦。嗯。嗯。嗯。」她的声音越来越急促, 手指划圈圈速度也越来越快。

我知道她快到高潮了,忙将阴茎快速抽插,楚楚见我动作,手指停住,放在 阴毛上,眼睛微闭,我见她如此,改变缓慢的抽动,楚楚的心情跌落到深谷。
「小。祈哥……拜托啦……哦。快一点。。别逗。我了。好痒。我要来了」
我又快速抽动,等到她快来时,我又慢下来,搞的楚楚咬牙切齿,好像快哭 出来,很痛苦的样子,她把两只手抱着我,用力往下按,屁股也上下摇摆。
看她这么难过,决定可怜她,便直起直落抽动。

「就这样……快一点。。我快来了……哦……好爽……小祈。我爱死。你了 ……嗯。你搞的我……好爽……阿……滋滋……哦……哦……不要停……用力… …哦……哦……阿。」

楚楚双手抱紧我,全身震了一下,她的阴道内喷出一股暖流,阴道也收缩, 她终于高潮了。

我的阴茎仍然在她阴道内慢慢抽动,看楚楚嘴唇蠕动微开,我想她已回神了, 就开始以正常速度抽送。

「啊……哦……哦……哦……嗯……嗯……哦……哦……」

「祈哥……你好会……做爱哦……弄的我。好。爽……好。舒服。喔……难 怪。小洁……都说你。好话……滋。滋。滋……哦……祈哥……就这样……好爽。 啊……好久。没这么爽过。。今天。我过瘾了……以后……我一定。只……给你 干……嗯……哦……哦……爽死了……」

「哦……嗯……嗯……嗯……哦……哦……哦。哦。我。又要来了……要。
死了。不要。停。嗯……哦。插快点。哦。哦。」

「楚楚,你下面夹的我也快出来了」

「哦……哦。滋滋滋……哦。哦。快来了……好。舒服……哦。哦……」
我加快抽动速度,十下左右插到底,龟头旋转乱捣一圈多,再拔出抽动。
「哦……哦。哦……快。啊。嗯……」楚楚全身抖动,身体僵直,阴道内一 股接一股阴精喷在我的龟头,我不停的抽动,并用姆指按揉楚楚突起硬硬的阴蒂。
过了约一两分钟,楚楚受不了刺激,抓住我的手,不让我揉她的阴蒂,把我 手拿开,两手抱紧我的背,并用力往她身上按。

「祈哥……嗯。嗯。我受不了了……下面……好麻……又会……出来了,你 体力……这么强,到现在……都还没射出来……哦……哦……好爽喔……快…… 快用力插……把我的小穴。插的。爽死了……我。爱死你了……哦。滋滋。」
我已经气喘如牛,汗滴滴到楚楚的胸部,约抽差了五六分钟,我抓起楚楚的 腿,把她身体上下摇摆,楚楚因为这种上下抖动,她的两手把床单越抓越紧,龟 头摩擦肉壁,我也有射精的念头。

「嗯……嗯。我又要。来了。滋滋滋。哦。哦……啊。」楚楚又高潮了。
楚楚的阴道夹放夹放,大量阴精喷洒整个阴茎上,我的龟头开始膨胀,「啊, 楚楚,我也要来了」,我加快抽动,便把浓浓的精液射进楚楚的子宫内。楚楚双 手把我抱的紧紧的。

我趴下去,亲吻她的脖子,楚楚本来软趴趴的身体,震了一下,也张开嘴唇 跟我又吻起来了,我的阴茎慢慢软下来,我抽取床旁的面纸,把阴茎拔出,看到 楚楚阴道张的大大的,红红的小穴流出白白的精液跟楚楚的淫液,把面纸塞在她 的阴道口。

我走出房间,到浴室清洗一番,一下子,楚楚也进来用莲蓬头冲洗下体。
我出了浴室,有一间房间门未完全关紧,而且有女孩子呻吟声,因为我没穿 鞋子,就轻轻走过去。一看里面,原来是宣宣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她上身只剩下 浅蓝色胸罩,下半身没有衣物,浅蓝色小内裤放在枕头上,她右手抓着跳蛋,在 阴核处来回摩擦,左手自捏胸部。

楚楚一出浴室,看我在偷窥,她走到我身旁,用食指放在嘴唇「嘘」,她也 跟我一起看宣宣的表演秀。

看的我软掉的阴茎又翘起来了,直吞口水,楚楚发现我的生理变化,伸出小 手轻抚我的小弟,过了三五分钟后,她蹲了下去,就用舌头上下舔弄整支阴茎, 一下子她便整支含下去,又吸上来,一只手也顺着我的阴茎上下套弄,我也用一 只手抚摸她的头发。

楚楚大约帮我吸了三四分钟,她站起来,在我耳边轻声说:「我先进去,等 一下看我手势,你再进来」。

楚楚进去后,我在门外一边看春宫表演,自己用手套弄阴茎,我看到楚楚她 躺到宣宣身旁,亲吻着宣宣的脸颊,并把她的胸罩脱掉,宣宣的胸部大概有B罩 杯,楚楚一只手抚摸着宣宣的乳房,大约四五分钟后,楚楚用手招我进去,并把 手指指向宣宣的阴部。

我轻轻推门进去后,蹲在宣宣的阴部前面,看到她细细带点红的小肉缝,忽 开忽闭的,旁边已淫水泛滥,我嘴巴嘟起,往她的小穴轻轻吹口气,我伸出舌头 舔了一下她的阴道,宣宣吓一跳,身体震了一下,要爬起来,被楚楚压下去,我 把她两条腿抓起弓起,嘴唇堵住她的阴道口,吸食她的淫水。

「啊……嗯。哦。哦……姊。你。怎么联合。外人。欺负我……嗯。哦。」
「可爱的妹妹,祈哥很强,刚刚姊就给他弄的死去活来爽死了,现在让他来 帮你,总比我们平时自己弄还爽」

「我……回来时。。哦……就看到。你们。滋滋。两个在大战……看得我受。
不了。就。先去洗藻……嗯。嗯……自己就拿……跳蛋……自己来……嗯… …哦。

哦……祈哥……你舔的。我。好舒服……哦……好痒。喔。」

刚刚我跟楚楚做的太专注了,没注意到有人在偷窥。

后来我才搞清楚,原来宣宣是楚楚的亲妹妹。楚楚已离婚,没生小孩;而宣 宣还没结过婚,之前有个男朋友,但成天靠宣宣养,整天跟宣宣要钱,搞的宣宣 负债累累,整天吵架,后来两人就分手了,所以两姊妹一起租房子住。

我用舌头左右翻捣,宣宣的阴唇越来越开,我把舌头稍为卷起,顺着小肉缝 顶进去,又出来,我的一只手,把宣宣阴唇向上轻拉,宣宣的阴蒂更加突出,我 另一只手取过宣宣手上的跳蛋,轻轻在阴核四周打转摩擦,有时又滑到阴唇,在 阴道口塞入、抽出震动着。

整个跳蛋都沾满宣宣的淫水,我的嘴唇也湿淋淋的。我继续用舌头舔弄她的 阴道,宣宣水越流越多,我也不停的吞食进去。

「祈哥……不要再。舔了……哦……爽死了……我受不了了……快上来。给 我……像……刚才你插……姊姊。一样……哦。哦。」

我跪到宣宣两腿之间,把她两条腿抬起放在肩上,拿个枕头放到她屁股下面, 她的阴道开的很开,两片阴唇上面亮亮的水痕。我把我的龟头在她的阴道,左右 上下磨了几下,就慢慢插进去。

「嗯……滋滋……哦……好舒服喔……嗯。」

「宣宣,你的小穴好紧喔」

「祈哥,先慢慢。动……我已五六个月……哦……没跟男人。做。你的…… 懒较。弄的。我有一……点点。。胀哦。又很。痒。。哦。嗯。」

楚楚用舌头舔宣宣的奶头,左手抓捏宣宣的乳房,右手弯到自己阴部自摸。
「楚楚,你跨在宣宣嘴上,让她帮你舔」

我放下宣宣的双腿,楚楚蹲上去后,宣宣用手把她的阴唇分开,舌头就舔上 去了,我看宣宣带点暗红的小乳头,便一手放上去抚摸着,下面也慢慢抽动着。
「哦……姊。你流好。多水。喔。」

「嗯。妹妹,……你。嗯。舔的我。嗯。好舒服。嗯……嗯。」

「祈。哥……哦。哦……你插的……我好爽……哦……」

我把手伸到楚楚胸部揉着,楚楚的奶头好硬又挺,宣宣的阴道比较靠后面, 我把阴茎抽出。

「楚楚你躺在床上,宣宣你跪着,我从后面插」

楚楚躺好后,宣宣的头便趴下去,继续帮楚楚舔,我抓着硬挺的阴茎,从后 面插入抽动着,宣宣的两个奶,跟着摇晃,我把一只手指放在宣宣的屁眼上打转 抚摸,宣宣整个臀部马上用力夹紧,相对阴道也夹了一下,舒服极了。

「哦……祈哥。不要。弄屁眼……插的我。嗯。好爽」宣宣叫喊着。

我两个蛋蛋前后摇摆,一下一下撞到宣宣的阴核,不知道宣宣是痛还是痒, 把手轻轻扶着我的蛋蛋,不让它撞她的阴部。

「哦……妹妹。揉快点。。哦……哦……姊姊。要来了……哦」

我看宣宣侧面舔着楚楚的屁眼,并把跳蛋放进楚楚阴道内,一下塞进去,一 下抽出来,抽出来时,有时把它放到阴蒂处震动轻揉。楚楚身体抬高抖了好几一 下,宣宣把嘴唇贴到楚楚的阴道,舌头一直舔动,楚楚喷出大量阴精淫液。
我把手指有时轻插宣宣的屁眼,宣宣也习惯了,不再紧‘张,整个臀部放松, 我把指头浅浅的插入,再抽出。

「哦……祈哥。你弄的。我好。爽……太舒服了……哦。我要来。了……插 ……快点。。哦……嗯。哦。哦……」

我两只手抓住宣宣的臀部,推出再用力拉回,宣宣头部趴在楚楚大腿旁。
「哦……滋滋……哦。我要来了。哦……」

宣宣两手紧抓着床单,双腿软下去,整个身体趴在床上。

我停止作动,趴在宣宣身后,舔着她的耳垂,约三四十秒,宣宣回神了。
「宣宣,舒服吗?」我一边吹气进她的耳朵,一边问她。

「哦,祈哥,真的给你弄的很爽」

「莉婷,刚刚我也是给他插的死去活来,真的很爽,你前姊夫都没他这么行」
原来宣宣本名叫莉婷。

「是啊,祈哥的那一根还插着我的下面呢,把我整个阴道塞的满满的,姊, 我刚刚出了很多水,好累喔,你帮祈哥弄出来吧!」

「莉婷,其实我个人认为,做爱是一种感觉,不一定要射精出来,感觉是最 重要的,你姊今天也出了很多水,她也累了,我们先睡觉好了」

「那祈哥,你先拔出来,我去清洗一下」

我把硬挺的阴茎拔出来后,莉婷嘴巴吸含我的阴茎五六下后,就去浴室清洗。
我侧身躺到楚楚身旁,抱着她,摸着她的乳房「楚楚,我每次喝完酒,就会 想把小弟弟那口痰吐出来,今晚谢谢你了」

「祈哥,不要这么说,我们姊妹才要跟你谢谢了,你不要笑哦,我们女人也 是需要的,只是不敢随便找男人来做,平常我们都嘛是自己自慰解决,偶尔两人 互相帮忙弄呢,你刚才说做爱感觉最重要,真的一点都没错,很多人认为大或久 才会爽,其实,男人只要硬挺最重要,时间太久,反而我们女人会不舒服」
「楚楚,时间不早了,我想把小弟弟插着睡,好吗?」

「祈哥,我下面刚刚给你插的有些红肿,我看等一下,插莉婷的,好吗?」
「姊,我已经够了,我不要再做了」

「不是啦,我是说让祈哥的懒较,插着你的小穴,这样睡觉啦」

「怎样插着睡」莉婷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莉婷,你躺着,我把懒较插进去,你把脚放在我大腿及肚子上」

我把莉婷的阴唇用手指张开,阴茎插到莉婷暖暖的阴道内。

因为我精神很好,还睡不着,便把手指轻轻按到莉婷的阴蒂上,她的阴蒂也 像心脏脉搏一样跳动着,我轻轻一按,阴道就会滴几滴水,阴道也跟着收缩一两 下,阴茎被轻轻的夹放,那种感觉好舒服哦。

大概约五六分钟后,莉婷整个屁股都是流出的水,她也把屁股往上顶了几下, 我想今晚不要闹她了,便把我的阴茎拔出来,看一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转到 楚楚旁,抱着她的大奶睡觉。

第二天,醒过来时,已经十一点多,干脆打个电话不上班了,楚楚听到我打 电话,也醒过来,伸手抚摸我硬挺的阴茎,然后嘴巴帮我套弄,我匆匆把电话挂 断,跟她做爱做的事。

莉婷也因为床上地震也醒过来,自己自摸着,等楚楚高潮后,我就让莉婷侧 身躺着,一只脚放在我肩上,插入莉婷的小嫩穴,偶尔往她肚子方向顶,这种姿 势,莉婷好像蛮有感觉,插的她来了高潮两次,我也将微热浓浓的精液,射到莉 婷子宫内,莉婷把面纸塞住阴道,我们三人又继续躺下睡觉。

后来楚楚给我一把她们家的钥匙,从此,她们两姊妹偶尔会个别打电话私下 找我到她家叙叙旧,有时她们两个会一起共事一夫,但她们绝不给小洁知道,我 跟她们有过关系。真的是男欢女爱,各取所需,我爱死她们两姊妹了。

[ 本帖最后由 midorinokaze 于 编辑 ]
上一篇:下一篇:
上一篇:【淫妻小巾】 下一篇:【与室友的女友淫乱】
色七七亚洲av 黄色一级全祼 色姐妹插姐姐 色姑娘综合站 免费网站看AV片 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 av电影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