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no
0-0-no
阅读小说
【人肉中餐馆】(全)
时间:2017-06-10    永久域名: www.ppp776.com   

(一)

下班回到家里时,已经是8点钟了,整个人简直疲倦得不得了,一动也不想 动。还没有吃饭,肚子又饿得不行,吃点什么呢?

正好这时电话铃响了,是死党阿南打来的:“嗨,老弟,介绍你去一家餐馆 怎么样?”

“餐馆很特别吗?怎么这么神秘兮兮的?”我有气无力的说。

“当然了,是人肉餐馆!”阿南的语气中充满了激动:“以前的人肉都是西 式烹饪法,远远没有发掘出美女嫩肉的精华来。这是一家新开张的,我们可又有 口福了!”

“好啊,一起去,再叫上阿山,大林!”我也不由得激动起来。

驱车来到一个偏僻的城郊接合部,路灯都三三两两的没有什么亮度,有一栋 三层楼的中式建筑,远远看去,亭台楼阁,颇有些苏州园林的风味。没看见有什 么人进出,看起来很安静,也许是刚开张的原因,知道的人还不太多。店的名字 叫《天香楼》,真是不错,能想出这样一个名字的老板一定很有水准。

我们四个人一边看一边走进了大堂。一个非常乖巧可爱的女招待走了过来: “先生,您好!四位吗?”

我点了一下头。

“那请跟我来。”

女招待把我们引到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包厢。所有的装饰、桌椅、餐具都是中 式的,唯一比较奇怪的是包厢正中的一张大桌子,外圈是上好的红木,中间却有 大约两个平方米的面积的不锈钢槽,就像一个大水槽。

“小姐,你们这里总体的感觉都挺不错的,怎么这里有一个这么不协调的东 西?”阿南问道。

招待小姐甜甜的笑了笑:“是啊,是很不协调,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有些 客人喜欢厨师在现场进行宰杀和洗剥,如果没有这个不锈钢的血槽,血就都流到 桌子上和地上了,打扫起来很麻烦的。”

--------------------------------------------------------------------------------

(二)

“各位先生……”

“小姐先等一等,我们还不知道你的芳名呢?怎么称呼啊?”小林打断她。
“哦,对不起。我叫李可,你们叫我可儿好了。”可儿微微一笑:“下面我 就正式开始为各位先生服务了,不知道各位喜欢我在服务的过程中穿什么样的服 装呢?是日本和服、护士装、学生装、中国古代传统服装、??装、吊带装、还 是……什么都不穿?”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几不可闻。

“哦,还有这样的选择,不错!不错!”小林大感兴趣:“我个人比较喜欢 护士装,不知道他们怎么样?”

“我不喜欢,还是学生装比较有味道。”阿南说道。

“可儿,你就别穿什么了,身材这么好,没人看就可惜了!”阿山笑眯眯的 说。

“对对对,别穿了。”我也十分同意。

“好……好吧,那我也不用再去换服装了。”可儿的头低低的,脸也红了。 她一边说,一边走到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开始慢慢的把衣服脱下来。身材真是不 错,乳房不大不小,大概有34吧!纤腰丰臀、肌肤雪白,内裤居然还是一条小 可爱。

“转过来,转过来。别背对著我们!”我们几个都叫了起来。

可儿慢慢的转过身来,满脸羞涩的脱下了胸罩和内裤。

“哇,居然没有毛?”我惊喜的问道:“可儿,是天生的吗?”

“不是的,我们每天都要剃的。为了做菜方便。”可儿接著说道:“现在是 我们天香阁为期一个月的优惠期,我们在举行一个……吃掉……吃掉女招待…… 的活动。你们如果吃用我的肉做的菜,菜价……菜价一律可以打八折。”可儿的 声音微微的有点颤抖。

“哦,还有这样的优惠,不错不错。”我们都很高兴听到这样的消息。
--------------------------------------------------------------------------------

(三)

“可儿,你愿意被我们吃掉吗?”我问。

可儿羞涩的点点头,低低的说:“谢谢,我愿意,很荣幸被你们选中,希望 我的肉不会令你们失望。”

可儿目光幽幽的看着我们,声音低低的问:“各位,你们是喜欢在这里处理, 还是在里面?”

“就在这里吧。”我们不约而同的一致说。

可儿用留恋的眼光环视了一遍房间,又把目光转向了我们。“我已经洗干净 了,马上就可以开始,现在我去叫厨师过来。”

可儿说着,走向房间一角,拿起了对讲器。“厨房吗?到101包厢来,现 场处理,马上。”

可儿说完,手微微颤抖着挂上了对讲器。

“过来,过来,让我们好好看看你。”阿林笑着招呼可儿。

可儿缓缓的走了过来,在明亮的灯光下,赤裸的身躯一览无遗,毫发毕现。 小巧的粉红色的乳头挺立在象玉石般洁白而又饱满结实的乳房上,非常纤细,乳 房一点也没有下垂,腹部平坦,细腰隆臀,大腿也细长结实。可儿的双腿略微分 开,可以看到颜色略深的阴户那粉红色的肉缝,小阴唇仍紧紧闭锁着。

“你多大了?还是处女吗?”阿山忍不住问可儿。

未等可儿回答,阿南又急着问:“可儿,能让我们摸摸你吗?”

可儿笑了,是淡淡的笑了。她非常羞涩,脸庞涨得通红。“你们肯定是第一 次来这儿。我都要被你们吃掉了,你们就是我的主人,你们随便怎么样都可以。 我本不想说自己的年龄,可是这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好吧,我说。我还差一天 就满18岁了,明天就是我18岁的生日。我当然还是处女,说真的,今天是我 第一次在素不相识的男人面前一丝不挂,我的老板是女的。”

阿林一听,伸手便捏了一下可儿的乳房,很饱满,也富有弹性。他一边摸一 边说:“可儿,预祝你生日快乐。”

--------------------------------------------------------------------------------

(四)

可儿强忍住不挣扎躲闪,可是却忍不住叫出声来。可儿对着阿林说:“对不 起,我这是第一次被男人摸。”

接着,她又带着一丝忧伤的神情低抵的说:“谢谢你祝我生日快乐。可是我 已经看不到明天早晨的太阳了。”

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可儿的脸一下变白了,她不由自主的喃喃的说: “我的时辰到了。”我们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好,可儿却很快镇静下来,一步步 走向房门。门打开了,三个全身只有仅盖住乳头的乳罩和窄窄的小三角短裤衩的 妙龄女郎走了进来。

可儿指着年龄最大身材高窕的女郎介绍说:“这是黎梨,她是厨师,别看她 只有22岁,但已经干了3年了,手艺很高,也特别有经验。”

又指着另外两个女郎说:“这是阿敏和阿丽,她们都是17岁多。今晚她们 为你们服务,如果吃完我还不够,你们可以接着吃她们。”

阿南对可儿说:“可儿,阿敏和阿丽可以都脱光吗?”

“可以,但前提是你们必须把她们都吃掉。菜价可以再优惠,都打七折。” 可儿回答,声音虽然很低,却很温柔。

我们一时冲动,忍不住一起说了一声好。阿敏和阿丽几乎同时解开了乳罩, 脱下了窄小的三角裤衩。三个妙龄少女一丝不挂的站在我们面前。黎梨笑了,她 拍了拍三个姑娘的肩膀说:“也好,你们三个在一起,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三个姑娘相互看了一眼,不知该说什么好。黎梨却打开壁橱,亮出了闪着寒 光的屠宰工具,回身对着可儿说:“言归正传。我们开始吧。”

可儿正要爬上桌子,阿林却一伸手拦住了她。可儿不解,阿林对大家说: “可儿、阿敏、阿丽都是处女吧?这么把她们吃掉真是有点太可惜,起码让她们 成为真正的女人,你们同意吗?”

我们不由一齐把目光转向三个少女,她们脸羞得通红,却都点了点头。我们 不由一起欢呼起来,可是又不约而同的把目光转向同样秀丽迷人的黎梨。黎梨明 白我们的意思,她低头想了一会,也满含羞涩的点了点头。于是,黎梨也除掉了 遮羞物,四个少女都躺在了桌子上。

我们脱去了衣衫,扑向四个可爱美丽的少女。顿时,响起了少女的娇呼和呻 吟声。没想到的是,黎梨也是处女。四条粗壮的阴茎插进四个少女的阴道,占有 了四个少女的童贞。在一阵抽插之后,四股火热滚烫的精液射进四个少女的身体 深处,同时四个少女也达到了平生第一次性高潮。

--------------------------------------------------------------------------------

(五)

过了很久,四个少女才恢复过来。黎梨和她们又清洗了一下身体,我们则肆 意玩弄她们的乳房和下身。黎梨望着可儿,可儿明白了。她望了一下我们,便爬 上了桌子。“先品尝一下烧烤怎么样”?我们同意后,黎梨便安好了一个支架, 把可儿的脖子紧紧地固定在支架上,并且迫使她把下巴紧帖在托架上面,接着把 可儿的手脚都捆在了支架上。她身上的所有肌肉几乎都无法运动了。当把针头扎 进她的乳头时,可儿开始大声的喘息起来。她的两个乳头都被针头刺的生疼,尤 其是当他上紧固定针头的螺丝的时候。她知道现在觉得越疼,一会在餐桌上的味 道会越好。黎梨拿出了一根管子,那只管子口设计的正好与女孩子的阴户吻合。 黎梨开始用大量的新鲜的从女孩子身体上提炼的油脂涂抹可儿的下体,并熟练地 抚摸着她的因为激动而变厚变大的阴唇。当黎梨把管子口装上叉子,在向前滑动 的时候,叉子的尖端发出了闪闪的寒光。可儿在冰凉的叉尖接触到阴户的瞬间本 能地抽搐了几下,当叉子继续缓缓地但是平稳地插入她的阴道时不由自主地颤抖 起来。叉尖把阴唇向两边撑开,然後逐渐地撑大她因为浸润了爱液和油膏的闪着 亮光的阴户,直到她的整个阴户紧紧地包裹在叉子上。黎梨又拿出一个看起来像 在清洗间里用的灌肠喷尖那样的尖嘴。她按下一个按钮,一排锋利的钢齿开始绕 着尖嘴旋转。

她笑着对我们说:“把这个尖嘴插进可儿的肛门,等她穿刺好了以後,这些 切割器就会打开她的腹部,然後她的肠子和内脏就会流出来到机器下面的收集箱 里去。现在,我只要把这个尖嘴插进她的肛门就可以用它来做成管子把她的内脏 从後面都冲出来了。”说着。黎梨把尖嘴很顺利地从肛门插进了可儿的直肠,然 後按下一个按钮让它在她体内膨胀。

黎梨说:“现在,姑娘,我们要开始处理了。可儿浑身一震。”能…能让我 来按按钮吗?“黎梨说:”噢,这不太寻常,不过看在我们是好朋友的份上。往 这边来一点,转过身子,我把控制盒放在你的手上。你能感到按钮吗?“能,谢 谢。我现在要按按钮了!”可儿说。

开始似乎没有什麽反应,但是紧接着她就感觉到了穿刺平稳地刺透了她的宫 颈,钻进了子宫。然後她感到了另一次穿刺,冰凉的穿刺不断滑过自己阴蒂的感 觉真是无法形容。她因为穿刺叉从腹部穿过带来的快感而颤抖,叉的尖端缓缓地, 平稳地穿过了她的身体,留下一条炽热的通道,这种感觉是她从未体验过的。
穿刺使她不由自主地用完全不同的姿势蠕动起来,它现在成了她身体里的中 心,她现在只能绕着它旋转。她觉得它顺利地插进了她的食道。当尖端就要从她 张开的嘴里出来的时候,她的双眼流下了两行热泪。

“啊啊啊!喔喔!我感到那东西在穿过我的身体!好疼,唉呦!它从我的肚 子里扎过去了。它在肢我的阴核…太痒了…我要…啊…啊…啊…现在到我的胃里 了…要进到喉咙里了…嗷嗷”。可儿再也说不出什么来了。鲜血淋漓的叉子尖端 顺利地从可儿张开的嘴巴里穿了出来,但是,闪着寒光的叉子并没有马上停止, 它继续向前运动直到可儿嘴里出来的叉子约有一英尺长为止,被穿在叉子上的姑 娘的身体继续猛烈的蠕动着,不过最终她还是渐渐安静了下来。

“棒极了!”黎梨说道,显然对她的表现很满意。她转向我们:“现在,你 们下面可以看到清理她的肠子和内脏了,往这边来一点可以看的更清楚。”说着, 黎梨按下按钮,可儿的肚子上出现了一条隐隐约约的细细的红线。切割刀在不断 的从她的小腹到胸腔之间来回运动。忽然间,她的腹部被彻底从里面切开。我们 在几米外出神地看着可儿的肠子和其它内脏一股脑从她肚子上的切口里涌出并流 进不锈钢盆下面的一个收集箱里去。

黎梨立刻打开插在可儿肛门里的尖嘴的开关,可儿又开始剧烈地抽搐了。显 然她感觉到了极端的疼痛。更多的肠子从她腹部的开口里和着水流冲出来,黎梨 用一把解剖用的小刀插进她的腹腔,割掉了最後留在里面的一小节肠子。随後拔 掉插在她肛门里的尖嘴上的水管。

被穿刺贯穿的身体给了可儿无限的欣快和感动。她完全感到黎梨走过来开始 启动清理她内脏的开关。刀子在她的肚皮上划出一条火辣辣的轨迹,她感觉到有 什麽东西从她被剖开的伤口中掉了出去。她的肛门感到了剧烈的疼痛,水从她腹 部的缺口中涌出,她所有的肠子都流出了体外。她感到腹中空空如也的奇妙感觉。 她的全身,从阴蒂到舌头都向火烧一样的剧痛,在胸脯上,黎梨从乳头向她的身 体里注射了一种火辣辣的东西。

“内脏是有毒素的,不方便用来作菜,我们需要特殊处理。只使用嫩肉便足 够了。可儿身材不错,适合整个烧烤。”黎梨一边做,一边为我们解说。

--------------------------------------------------------------------------------

(六)

黎梨按下一个按钮,一台自动缝纫机出现,缝合了可儿的伤口,同时不锈钢 盆已经被冲洗干净。她又按下另一个按钮,盆底出现了一个长长的炉头,并冒出 了炙热的火焰。

刚才因为剧烈的疼痛和兴奋,可儿的全身都出了大量的汗。她可以清晰地感 到火焰的热量在慢慢加热她的阴部。黎梨伸手抓起了一大把凉嗖嗖,滑腻腻的油 膏。这些油膏都是以前被炙烤的女孩子们身体里面提炼出来的。我们忙着在她的 後背,屁股和大腿上涂抹凉嗖嗖的特制烧烤酱汁,阿敏则更疯狂地揉搓涂满油脂 的小腹和阴部。

穿刺开始变得很烫,并且开始灼烧可儿的阴蒂,她再次因为快感而爆发!她 的一对乳头太靠近火焰了,在被注射了药水以後她们变得非常坚挺而敏感,火苗 发出的热量就像一阵持续的电流一样刺激着她。

可儿还活着,但不知道自己能在篝火上坚持多久。这时,又有一把勺子伸进 她的手心,里面是冰凉的油膏和酱汁,她想到自己现在正在篝火上自己烹调自己 的身体!不过油膏和酱汁都那麽冰凉,她本能地把它们涂抹在双手能够摸到的身 体上。

忽然,一阵刺痛和晕眩,原来黎梨把她在烤肉架上翻了个身,他们把凉嗖嗖 的酱汁刷在她滚烫的脖项,肩膀,乳房,胳膊,腹部和小腿和双脚上。她的後背 和臀部同时也开始发烫。

可儿试着动了动脚趾和肩膀,发现自己的双脚和小腿已经开麻痹。“一会自 己的胳膊和双手也要失去知觉了”想到这里,她开始拼命地蠕动,双手也继续疯 狂地抚摸自己所能触到的胴体。她的身体又一次被翻转过来,有人又把一勺油膏 和酱汁递过来,她继续不断地在身上抚摸着,涂抹着。她渐渐感到一种沉沉的睡 意涌了上来,她的眼皮无力地下垂了。

朦胧中,她听到旁边的人在评论着她的身体和味道,她的双手还有知觉,但 是抚摸的动作已经变得有气无力。恍乎中,她感觉到身体下面火热的刺痛的感觉 慢慢消失了,她现在甚至有身上的刺痛感觉是被冰块刺激出来的错觉。她试图动 动手指,发现双手已经麻木了,她拼命集中精力才能稍微活动一下双手。她感到 身体里面的脂肪和肌肉已经开始融化,她的全身的皮肤都开始渗出融化的油脂。
可儿觉得身体上的痛苦和欣快似乎都离渐渐开她而去,只有灵魂还徘徊在躯 体中。可儿觉得自己的身体笼罩在一片青紫色云雾中,她很奇怪,现在她只感到 阵阵寒意。远处,隐隐约约可以听到翻转烤肉叉的吱吱声和油脂滴在火苗上发出 的兹兹声,还有几个人在评论着什麽。

突然,可儿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向上升腾。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悬浮在半空中, 她惊讶地睁开双眼,然後立刻发现她自己娇嫩的身躯正穿在烤肉叉上被炙烤,那 具躯体似乎还在本能地轻微地抽搐着。不过,那似乎已经不再是她自己的躯体了, 她漂浮在空中冷静地仔细地观察着这个曾经属於自己的肉体。

她的双眼无力地半张着,眼珠已经失去了光泽,固定在支架上的双手也无力 地下垂着。她的全身都被烧烤成了焦黄色,她觉得她的身体变成这种颜色反而显 得更加性感,更加充满了肉欲。

这时,黎梨又一次翻转了她的身体,她看见她的乳房依然高高耸立,乳头也 依然突显在结实性感的双乳中央。她的阴部也变成了焦黄色,光洁的阴唇上面她 自己涂抹的油膏正在因为热量而兹兹冒泡。她觉得自己的肉体真的是太出色太完 美了,在被这样处理後被别人享用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她渐渐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慢慢减退,她遗憾自己的经历和感受不再会有任何 人知道了,这感受真是太奇妙太刺激了,他们一会儿就要开始品尝她肉体的滋味 了,这滋味已经在她自己的嘴里出现了,味道的确不错。

……

--------------------------------------------------------------------------------

(七)

可儿已经被烧烤好了。阿南和阿山帮忙把可儿从支架上抬下来。黎梨按了一 下按钮,炉具收回去了。黎梨取下叉尖把手,接在机器上,又按了一个按钮,穿 刺便从可儿的阴户中慢慢抽出收回机器。

黎梨用一把象解剖用的尖刀,完整的挖下了已经是焦黄色的阴部,把它放在 一个碟子里。接着她又用刀利索的从乳房底部把一双乳房完整的分解下来。随后, 黎梨用刀从可儿咽喉一直剖到已被挖下的阴部,把她的躯体彻底打开了。黎梨开 始有条不紊的分离可儿身上的鲜美味香的烤肉了,阿敏和阿丽则一直注视着。
我们开始品尝可儿的美味的乳房,阿林先将乳头咬了起来……“嗯……鲜嫩 多汁……好新鲜……好嫩……又有弹性”。接着他拿出了短刀开始切割,割下一 块送入口中品尝……乳房中脂肪的部分并没有完全融化,但是送入口中后却入口 即化,接着切下比较结实的部分…可儿乳房中的乳腺虽然没有产过奶,但是天生 丽质,乳房中有种特别的香味。阴户焦爽,咬一口满口余香,没有一点腥臭味。
切好的肉也上桌了。可儿的肉非常细致,身上又没有什幺肥肉,吃起来一点 也不油腻,又因为加了酱料的缘故,使得可儿的肉吃起来非常有味道……品尝到 的每个人都赞不绝口。

“阿敏,阿丽,黎梨,你们也品尝一点吧。”阿山热情的说。黎梨看了一下 我们,点了下头,说:“我们都是好姊妹,实在不忍心吃,不过盛情难却,我们 就不推辞了。况且她俩一会儿也要进你们的肚子了”。

说着,她们伸手拿起可儿的鲜嫩可口的烤肉,流着泪送进口中。确实太美味 了,肉香满口,她们忍不住吃了再吃,阿敏和阿丽完全忘记了自己一会后的命运。 一个女孩子的瘦肉嫩肉本来就不多,很快可儿的肉体只剩下骨架了。黎梨说: “你们不要吃的太饱,还有她们俩呢。可儿的烤肉你们可以打包带回去慢慢吃, 她们俩也一样可以的。”

“是这样吗?”我们一听,更高兴了。阿山看了一下表,“喔,快午夜了。” 可儿18岁了,可是她果真不能看到18岁生日的阳光了。阿敏和阿丽不禁一阵 伤感。我们一起动手,把可儿的残骨收拾下桌子,可儿的脸还是那么清秀可爱。
黎梨看看桌面,又看着阿敏,说:“阿敏,准备好了吗?”

--------------------------------------------------------------------------------

(八)

阿敏知道自己的时辰不可避免的到了。黎梨打量着阿敏对我们说:“阿敏身 材很结实,她在学校是校运动队的,经常参加体育锻炼,肉质一定很好。很适合 用炸的,这样能够充分展现肉质的鲜嫩多汁。她的肉再以煎炒方式料理,并且配 以多种配料香料一起煎炒,将会是道完美的下酒菜。各位意见如何?”

我们一致表示同意。黎梨在不锈钢盆上面支起了一个支架,阿敏略微有点颤 抖,但还是自己爬上桌子,让黎梨把她固定好了。黎梨对阿敏说:“我要活屠你, 你会很痛的。在你忍受不住时,我会一刀了结你的。”阿敏满含热泪点了点头。
黎梨用手指去触摸了一下阿敏象小肉包般鼓起的阴部,把手指插进肉缝去刺 激阿敏,虽然是同性,淫水和爱液还是流了出来,阴部的皮肤摸起来比其它地方 的皮肤更加细嫩,就像婴儿的皮肤一样柔嫩光滑,没了阴毛的三角点使得整个阿 敏的下体都光秃秃一片。黎梨接着摸了摸阿敏圆润的屁股,用手掌不断去感受阿 敏臀部的肥嫩的皮肉,同时带给阿敏巨大的刺激,阿敏发出了呻吟声。

黎梨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利刀,当阿敏沉浸在被黎梨手淫的迷离快感中时,黎 梨已经刀锋一落,从阿敏的背膀上横画了一刀,接着又顺着身体的曲线,在阿敏 的背上画了两条直线。被割破的皮肤立刻冒出鲜血,在阿敏白皙的皮肤上明显映 照了出来,阿敏感到巨大的疼痛,忍不住当场惨叫了出来,由于巨痛身体不断扭 曲挣扎着,连带使得那双挺拔的漂亮乳房也摇晃个不停,额头上渗出了涔涔的冷 汗,几根挣脱了发圈而散乱出来的头发,沾了汗水,垂在阿敏的脖子上,更加显 出一种沧桑的美。

黎梨毫不手软地在阿敏的背上割下一块四四方方的皮,现在阿敏整个背部看 的到明显的肌肉纹理,黎梨把这块鲜血淋漓的皮交给阿丽洗干净后摆放在一边, 将这块背皮摊开,然后将皮又切割成若干块,阿丽接着又取来蕃薯粉,配上点香 料,将蕃薯粉洒在这几块皮上头。而被割掉背部皮肤的阿敏痛的大叫,但是黎梨 清楚的很,萱儿这块皮虽然被割下,但是并不是什幺要害,没割伤阿敏的背肉, 因此流血并不多。

黎梨把切好的皮送到厨房处理。从一旁的蒸笼中取出之前就弄好的蒸蛋,将 蒸蛋平整的切成条状,分别摆放在刚刚阿敏那块被切割成十六片的背皮上,接着 又拿来准备好的各种珍贵食材配料分别也放在十六片背皮上,弄好后,开始将一 片片放有配料的背皮包卷了起来。接着将这些肉片卷放入一旁滚热的锅中油炸, 没多久,再将这些已经炸的油脆酥黄的肉卷从锅中捞了上来,分别盛到我们面前。
黎梨对着大家说:" 在享受主菜前,先来一些小点心吧!" 我们早就没在听,
忙着将面前这条炸的酥黄的肉卷往口中送," 哇…烫啊!!" 高温油炸过的肉卷 当中还有包留着高温的汤汁,虽然烫口,但是阿敏美丽身体所割下来的皮肤,透 过高温的油炸,佐以各种新鲜珍贵的配料,融合出一种香浓顺口的味道,众人也 顾不得烫,不断吸吮肉卷中的汤汁,再慢慢嚼食。

没了背部皮肤的阿敏,在痛了一阵子后,伤口的感觉已经麻痹,却没料到这 时黎梨却取来一罐陈年老酒,一手挑开了阿敏靠近屁股的皮肤,一边将酒缓缓的 倒了下去。阿敏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刺激给弄得痛不可言,原本凝干的背部这时又 开始渗出血水,黎梨这个举动是要用酒香去染进阿敏的肉中,因为透过血脉的输 透,比起割下肉之后再浸泡,更能让酒入味,在强烈的痛楚之下,血液脉络输送 的速度更快,这这么做等于是加速酒香渗透阿敏的身体。阿敏现在的确痛苦不堪, 不断的痛楚让她几乎叫哑的嗓子,但是胸前坚挺美丽的奶子却仍然随着身体的抽 旭而颤动着,阿敏全身都冒着冷汗,奶子上也有着点点滴滴的汗水,聚集在乳头 上水嫩欲滴,让人看了心痒痒。

--------------------------------------------------------------------------------

(九)

黎梨将满满的一整罐酒全部倒在阿敏背部的创口,大量失血的情况下,阿敏 的身体流失大量的水分,因此此时阿敏的身体机能只要是有水分就会吸入,因此 酒水迅速被肌肉所吸收。阿敏已痛的是脸色惨白,喉咙却早已叫不出声音,大约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黎梨盘算好酒水的效力大概已经渗入阿敏的下半身了,于是 拿来刀子,往阿敏的臀部一刀切了下去。阿敏的屁股嫩肉极多,却又不多是肥肉, 完美的身体大部分都是精实的瘦肉,黎梨这一刀下的极深,几乎切到了骨盆的深 度,但是黎梨却不单单只是要割下阿敏屁股的肉,只见刀锋一下,尖锐的刀缘又 顺着屁股割到了大腿,刀锋到处,红色的鲜血也跟着狂泄而出,但是黎梨并不理 会,也不管痛的不断抽搐的阿敏,刀子在她双腿上方接近髋骨的部分划了一圈, 又在脚踝上方位置也划了一圈,接着用刀尖小心翼翼的剔除腿肉和腿骨的链结。 接着只看黎梨轻轻用力一剥" 啪啦……" 只看阿敏脸上一阵剧烈的扭曲,黎梨手 上已经多了一大块肉。

原来黎梨将阿敏的屁股连带大小腿的肉一起割下,因为这两个部分的肌肉是 相连的,阿敏修长的双腿实在让人很舍不得将它们分家,于是黎梨干脆将这个部 分一起割下,不仅美观,烹调起来也会因为筋脉有连结,酒相融合其中,而显得 美味无比。阿敏的下半身只剩下没了毛的阴部,鲜血淋漓的代表着" 下半身" , 屁股的肉已经被挖空,可以看见完整的骨盆腔,原本藏在骨盆腔内的卵巢、子宫 这时从阿敏的背后看过去,几乎是若隐若现的被参观着。阴道口此时却又显得湿 润无比,刚刚黎梨灌入阿敏体内的酒,多余的竟然从阴道中一点点流出。

阿敏已经昏过去了。黎梨拿出细刀,对着阿敏还湿润润的阴唇一把割了下去, 由于阴唇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之一,虽然下半身已经几乎被切光了,但是这个敏 感部位却仍然让阿敏痛的有感觉。黎梨慢慢的割下了阿敏的阴唇,而且割的特别 的慢,要让阿敏感觉更多的痛苦,刚刚被不断挑逗的阴部血管中充满了血,这时 被这幺切割,顿时鲜血狂喷,阿敏的血染红了底下一大片,顺不锈钢盆流走了。 没了阴唇的下体,立刻又被黎梨用手插进去,一时间,阴道、子宫、卵巢、等腹 部中的残留器官都被她从阴道中" 拔" 了出来。黎梨把肥嫩的阴阜割下,放入滚 水中烫过,又立刻将这块肉放进由冰糖、肉汁等等调成的油膏当中搅和,拿起之 后洒上芝麻,送到我们面前。

" 请品尝这道菜,比羊肉还有味道,还鲜美……" 我们一尝," 嗯,果然舒
口无比!" 黎梨左手握住阿敏的右边乳房,右手快刀一下,将阿敏的乳房瞬间割 下了一只,阿敏模糊的意识又因为痛而稍微清醒。阿敏圆润丰满的奶子就这样被 切了下来,因为刚刚被挑逗,还非常挺拔结实,黎梨刀功一流,将奶子平切而下, 却没有破坏到乳腺,因此这只奶子可以说是相当完整包含初乳被割下的。黎梨左 手放下阿敏的右乳,跟着又用相同的办法很快的割下了左乳,阿敏一对尖挺漂亮 奶子就这样和身体分了家,被黎梨先放在冰块上保鲜。现在只看到阿敏胸前鲜血 狂喷,看的到白色的肋骨和胸骨,以及隐隐约约,跳的快要停止的心脏。

黎梨割下了阿敏的乳房,快速专心料理,阿敏这对漂亮的奶子,表面是白皙 的皮肤,白的连底下青色的血管都若隐若现,而细致的程度让人几乎找不到奶子 表面有毛细孔,圆润的奶子中藏有发达的乳腺。黎梨找来非常细的针管,从奶子 后面被切割的肉处找到乳叶的根部,再拿来上好的蜂蜜调成的蜜汁,将蜜汁注入 乳房当中,使本来就饱满的乳房更加膨大,更加圆润。她又用极烫的热布覆盖注 乳房表皮,不一下子就将奶子的表皮松脱,接着扒下了奶子表面的苦皮,只看到 布满血丝的奶肉,还有粉嫩鲜红的奶头存在,接着用纱布将奶子的表面包裹,接 着放入特制的木头蒸笼,过了一下子,黎梨将这对绝世的美奶端出,经过一番摆 设后端到我们面前。

我们目瞪口呆的望着这对有点透明发亮的奶子,香味弥漫了整个房间。“各 位先生,我自从帮这里打理饮食开始,都没有看过这幺美好的乳房,大概也只有 阿敏漂亮的乳房能够做出这道菜,因为阿敏的奶子乳型十分漂亮,如果形状稍有 不对称,很容易在蒸煮过程中破裂,里面的奶和蜜汁都会流出,那样就没办法做 糖心乳房了,但是阿敏的奶子真的太适合了,不仅圆润而且扩张性够,能承受多 余的水分重量和蒸煮,这对奶子之所以现在经过蒸煮后看起来透明发亮,其实是 因为刚刚注入奶子内的蜜汁和阿敏原本珍贵的初乳混合,产生这种特殊的现象。”
黎梨将这对" 糖心乳房" 的奥妙完整的告诉我们,让我们听的大为惊叹,一
时失了神,“那……这道要怎幺吃啊??”深怕自己一点莽撞会影响了这对独一 无二的美味奶子,不禁茫然的询问。

黎梨拿起利刀,从一只奶子的中间切了下去,奶子被切割成两半的同时,里 头的蜜汁立刻奔泄了出来,散布在装奶子的银盘中,浓烈的香气几乎让所有人凝 神。蜜汁混合奶汁,形成一种微黄的乳白色浓汁,而阿敏奶子当中原本的乳叶, 脂肪并没有完全融化,这时也漂散在浓汁中。

阿林缓缓的拿起汤匙,舀了一点蜜乳汁送入口中," 天啊!这是什幺美味啊?
" 我们对阿敏这对绝无仅有的" 糖心乳房" 料理,果然是赞赏不以,几乎说尽了
所知道能形容美味的所有字眼。

--------------------------------------------------------------------------------

(十)

阿敏已经没有什么声息了。她的肉被黎梨烹调熟了,她也在极度的痛苦中咽 了气。黎梨把阿敏的香肉分给我们享用,确实美味非凡。吃了这么多美味,我们 的肚子都差不多饱了。

黎梨微笑着问我们:“你们还吃得下阿丽吗?她可是更美味的了。”我们不 约而同一齐说:“吃!吃!”然后一起哈哈大笑。黎梨笑着转向最后的阿丽。阿 丽明白自己的最后时刻不可避免地来临了。她很镇定,默默地爬上桌子躺下了。 她闭上了自己的大眼睛,两行清泪悄悄流淌下来。她被黎梨绑在了转架上,开始 清理下体,顺便刮掉了美丽的阴毛。黎梨接着挑逗阿丽的敏感部位,她的下体受 到刺激,很自然的流出了淫水。黎梨猛然拿起刀子,往阿丽的阴唇一把割下去, 阿丽立刻痛得大叫,鲜血从下体不断流出,滴在不锈钢盆内……接着黎梨将手用 力往阿丽下体一挫,用力抽出了阿丽的子宫、肠子┅┅阿丽痛得凄厉的惨叫, 鲜血跟着激喷而出,被拿下的器官被放在精美的容器中┅┅我们看了都大声 叫好,接着,黎梨割下了阿丽臀部上雪白细嫩的肉,连着一路往下把阿丽那双玉 腿上的肉一并割了下来,阿丽已经痛得无力挣扎,只剩下微弱的叫声,而从头到 尾,阿丽那对轻轻抖动的奶子,一直是我们关注的焦点!黎梨接着取来容器, 放在阿丽乳房下方,用注射器从乳头注入速效催乳药,然后开始动手挑逗、挤奶, 阿丽的那对丰乳被捏的满是抓痕手印,渐渐的浓稠的乳汁不断从乳头中流出,终 於将蕴藏在阿丽乳房中的处乳奶汁挤完。黎梨将那盆装着甜蜜乳汁的容器放 到旁边,又用手略略挑逗抚摸着阿丽的乳房,接着左手一把握住阿丽还兴奋充血 的右乳,右手拿了刀子,「唰」的一声,很俐落的将阿丽的右奶子从胸前平切了 下来,她已经快要挂了┅┅这时奶子被割下一只,惨叫声突然又放大,鲜血 从阿丽的右胸喷出,黎梨将割下的乳房放到漂亮的盘子中,又立刻用同样方式割 下阿丽的左乳房!这时,黎梨一把掏出了阿丽的心脏,准备一把割下,当黎 梨要割断阿丽心脏动脉的那一刻,阿丽那张已经极度苍白的漂亮脸孔,口中吐出 鲜血。黎梨迅速割断了心脏的动脉,接着一刀砍下阿丽的人头!

阿丽的腿肉,被做成烧卖和饺子肉,还有炒青菜用的肉丝,腰部的肉相当结 实,被做成里肌肉,或者用来做成肉排,臀部的肉被打成用来做汉堡肉,而脊椎 则被用来炖汤。还有一些内脏、器官等等┅┅都做成美味的料理,尤其是那对漂 亮的奶子,做成的乳房料理,更叫人赞不绝口。我们品尝阿丽着的奶子,说 ∶「真是滑而不腻,肥而不油,恰到好处,太美味了!」阿丽的肉没像阿敏的那 麽细嫩,但是比较有味,而之前阿丽的奶子没有慧阿敏那麽大,奶汁也不如阿敏 的奶那麽甜,但是比较香浓,各有千秋┅┅!

这顿晚餐真丰盛,我们吃得饱饱的,再也咽不下一点了。黎梨为我们打包, 每个包都有很多美味的香肉。当心满意足的我们要离开的时候,黎梨一再邀请我 们多多光临,餐馆会提供更多优惠。结帐的时候,我们本以为会有很大的开销, 可是却出乎意料的优惠,这个餐馆确实是非常实惠的消费场所。分手的时候,我 们约定下周日一定在这里会齐。

上一篇:下一篇:
上一篇:【被迫做同学的脚奴】 下一篇:【变装轮暴】CD
色七七亚洲av 黄色一级全祼 色姐妹插姐姐 色姑娘综合站 免费网站看AV片 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 av电影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